0∞

从零到无穷大。

[TLOU]最后的我们

*原作:《The Last Of Us》DLC

*由DLC一句话衍生的脑洞,附在最后。


————————————


我身上的燃烧瓶已经扔得差不多了,子弹还剩几发,它们紧张地挤在膛后蠢蠢欲动。耳鸣像某种昆虫阵阵不绝地煽动翅膀释放信号,我不得不借着喘息间隙的几秒捂住耳朵。枪管几乎将我的手烫伤,但我必须按捺住自己装作无知无觉。一旦手枪不幸落下,我无法保证自己的体力是否还足够跳上去插穿面前那只循声者的脖颈。机会不多了,而我唯一的伙伴还在同另一只循声者奋战,我没有理由不谨慎行事。

我头发上都是它们血,顺着发梢落下,腥臭味麻痹了嗅觉。这其中应该还混杂...

[Westworld]二分心智

BGM:《Bicameral Mind》
http://music.163.com/song/445144405?userid=99189279

当host在梦境的迷宫里行走,有一团光在前方指引。迷宫里唯一的光,成为黑暗中蒙昧羔羊的领导者。他们跟随着那团光而无知无觉地兜了一大圈,乐园里浮光掠影从身边溜走,他们漠然擦身而过,无知无觉地回到原点。什么也没改变。

梦境重启,他们无知无觉地出发,跟随着那团光。不断地、执拗地……往复循环。相同的风景和剧本,每一回都是初遇,每一回也都似曾相识。


一个声音降临迷宫上方的混沌,像远古的神明,智慧而难以企及。它对host了如指掌,接通他们的指发纤毫。它...

有点厌烦

说得太好。我热爱一切不完美,它们缔造了完满。

蟹黄拌饭:

没有作者不喜欢自己的文章被评论,因为作者都是自大的,他们喜欢被举起来评论。但偶尔在翻看评论的时候,我竟可以窥到一点令人沮丧的事实——就是读者想看的故事,与我写的故事有着本质的区别。


也就是注定我们都会失望。我不能回应你的期待,你也从我这里得不到满足。所以为了节约彼此的时间,我这里少说一点。


爱情故事与其他的故事不大一样,没有被家国、主义、理想之类的玩意包裹着,所以一些细节就更加清晰,那就是,故事里的角色不是“特别特别好的人”。


不如说,我讨厌写“特别特别好的人”。


人是复杂的,即使是最讨...

妈的,铁甲依然在!

[唇枪]树犹如此

原作:《唇枪》by 金十四钗
读后感
——————————————————————

烈士的坟头草已及膝了,但太阳照常升起,世界仍是一派欣欣向荣。

——《唇枪》by 金十四钗


全文:

https://zine.la/article/ca55f77210d111e7862c52540d79d783/


写时酣畅淋漓,修时爽痛不已。果真是……沉迷吞刀。

Dimensionality

*没有很严谨,充其量它只是我对某个概念的一些理解罢了。


————————————————————


*我


我是这个世界平分的亿万分之一。我想你无法完全理解,这是一个没有自我的世界。我没有形状,无所谓大小,甚至以你的眼光来看我可能细微至无影。然而我确切地知道自己是存在的,——这点我可以自信且坦然地向你保证,我们任何一人都可以。假如要用你的话来说,我们都拥有同一张面孔,同样的内核,个体与个体之间没有任何质上的区别。但我说过这只是一种比方,要知道我们没有所谓“内”与“外”。

同时我想你又完全知道答案,毕竟我的世界在你而言只是一条路线,你一眼望去就已经看见终点,而这将耗尽我一生去...

[默读]静好

原作:《默读》by priest

CP:舟渡

————————————

没有哪里比家更有落实感。暖气从角落里缓缓散出,一丝一丝将冰冷的空气缠绕、包裹、融化。灯光温柔地洒在人的侧脸,将轮廓勾勒出淡淡的阴影。
无名指上还圈着三圈螺旋铁丝,如同命运的枷锁,将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的人生永久缠绕。
时间静止在一瞬。
墙壁上的挂钟钟摆正好掠过最低点。
灯泡的碎片安详地躺在垃圾桶里。
猫正努力扒着红烧肉,小爪举在半空。
食物冒出的热气逸散出来,烟雾丝缕分明盘旋而上。
卧室的房门被悄然带上,却因为疏忽而漏出一条缝。
温暖的指上生着薄茧,抚过脸颊。眼睛泛起温柔的笑意,嘴角遮掩不住地上扬。
时间的在这个时候释放了。
钟摆晃到另一侧...

沙漏

他们死的时候总会见到他。
他头戴毡帽,佩着一副金属边框眼镜,身披考究的老式西装,衬衣上系着领结,皮鞋擦的锃亮,看起来像从中世纪里走出来的学者。
可是,他的坐姿并不像他本人看起来那么文雅。椅子斜呈四十五度,只有一只腿作为着力点,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定立在虚空中的,甚至不知道这该不该称为椅子。他常常坐在上边,臀部中间有一半是悬空的,只有两侧紧贴椅身。
“你是谁?”无数个路过他的人都会问这个问题。
他说:“我是守望者,某种意义上也是引渡人。”
没有人听懂他的自我介绍。
“要详细介绍的话,我得从宇宙的起源说起。”他拿起手杖敲了敲手心,“可惜你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听了。”
他们不耐烦地走了。
他的声音远远在匆忙的灵魂耳畔回荡...

[大哥]此世光阴

原作:《大哥》by priest

CP:远谦


一篇披着同人皮儿的读后感。献给最爱的《大哥》。
——————————————————————

所有的苦难与背负尽头,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
——《大哥》by Priest

十年里每一年的清明皆淫雨霏霏,淡铅色的云幕像被天神的手牢牢禁锢在上空,在这悼歌四起的日子里不下点雨便不应景似的。——如果有神。
而今日,天气却出奇的好。虽然天还没全亮,霞光已撕破了东方的薄云,争地盘一样地染红了半个天幕。
魏之远用食指轻轻敲了敲手中的烟,一点灰抖落在地。他也开始学会抽烟了,但还不敢让魏谦看见。
他习惯了神经紧张而规律克制的生活,早早定时起床,煮好了早餐,是魏谦爱吃...